石牌的榮總對我來說是個意義深遠又充滿回憶的地方。

我在這邊出生,在榮總拍下我的人生第一張照片。
可惜不知道哪個欠扁的攝影師,竟然是趁醫生拍打屁股哇哇哭的時候照下去,張大嘴面目猙擰的哭泣樣,真的是給他有夠醜!
(提醒自己,下次回桃園要記得翻拍)
小時候常跟爸媽來這邊吃有"家鄉味"的燒餅油條,可惜現在都收掉了。

十年前,爸爸心肌梗塞,住進思源樓的加護病房,醫生發出的病危通知單,讓還在高中的我,一下子越過成長線,進入大人的世界,知道死亡離我們並不遠。
十年後,在新竹姊妹家聚會的我,接到老媽急電,說送老爸到台北榮總急診,我還以為心臟病發了,結果不是!

人家說,人年紀越大越像小孩。
這一點還真的應驗在我老爸身上。

敏督利颱風後,老爸為了清理陽台堆積的淤泥,結果不知怎麼著搞出了一個傷口,他並不以為意,上上優碘,以為按照慣例,沒兩天就會自動痊癒。
可是他忘了,他是糖尿病患者,而且糖尿病的病人是不可以有傷口的!加上傷口位置又是在腳的大拇指,實在很敏感。
隨著日子過去,傷口病沒有如預期慢慢好起來,反而是加速惡化。
這位老小孩,秉著「久病成良醫」的信念,試過了金黴素、青黴素....等所有黴素家庭成員,只差沒用古代的狗皮膏藥!
結果都沒有效!
這下糟糕了,但是他也不敢告訴家裡人。之後被發現,叫他去看醫生,我爸又說,小事一樁,堅持不去看,善心勸導者還被大罵一頓。
就這麼拖了三個禮拜(他堅持和醫生說只有兩個禮拜,被人揭穿,還要大發脾氣),左腳大拇指開始發黑,還傳出異味,這下他終於急了,自己叫了我家大姊開車送他到榮總!
就這麼展開所有人都手忙腳亂的兩個星期,而且到目前還不知道何時會下檔,大家回歸到正常生活狀態。

第一個禮拜,因為我爸腳上細菌頑強,且他又沒有好好控制血糖,高燒一直不退,整隻腳腫成紅豬腳。
另因為急診室的醫生和他說,如果住院其間疼痛受不了,乾脆就截肢吧,截到小腿還可以做義肢,如果要腿,就要忍痛,和醫生配合。
醫生說很佩服他竟然在家忍痛忍這麼久!(連醫生都快瘋了,真的是延誤病情的最佳案例!)
為了保腿,原本就痛到不能走路的我爸,就靠意志力在忍(沒有給止痛針)。
所以我們在醫院輪班照顧的尤其是夜班,根本都不能睡,除了要觀察他究竟是否有無退燒,還得清理大小號事宜外,病人的情緒更時常不穩...

換了幾種強力抗生素,醫生決定清創傷口,看能不能清理一些膿,讓傷口加速復原。(這時候,醫生要我們有可能還是得截到小腿的心理準備)
本來想拍照紀念的,可是照片過於恐怖,還是沒拍啦。
怕大家看了晚上作惡夢,也怕以後賣雞爪的生意不好!
那個黑指頭,指腹被挖了一個大洞,深及見骨的景象,已經深深留在我腦海了。
每天換藥前要先拆紗布,讓患處泡優碘水殺菌減少感染,我以為這個傷口就夠震撼了。

可惜,在一番努力後,在上星期一,我爸左腳大拇指還是保不住,整個切除。
因為涉及他心臟不好,為了手術時是全身麻醉或半身麻醉,讓麻醉醫生傷透腦筋。
而兩種麻醉造成手術過程中間可能會有腦中風、敗血症,讓我爸更是召集他的弟弟們交代後事。
還好一切平安,手術順利完成。

但也展開了我上星期和榮總緊密的生活。(一整個星期就只有我和我媽輪班,其他人都有事)
正如同我之前網誌敘述「我不是在醫院,就是在往醫院的路上」
一整個星期晚上幾乎都沒睡,可能總和還沒有正常人一天的睡眠時間。
所以我說,再這麼過下去,我會爆肝!

常常一夜沒睡看到的天空

才七點一片晴空,讓人覺得生命又有希望




而且因為不能下床,所有大小事,都得在床上解決。
還要不時安慰我爸情緒,因為最壞的情況是傷口沒有恢復,可能還要再動刀繼續切除。
另外,最讓人緊繃的是,一天兩次的換藥時間。
手術切口我看還是不要形容好了,不然可能豬腳攤生意會不好!
反正連護士第一眼也被嚇一跳,所以看傷口、拆紗布的責任又是在我頭上。(榮總護士真的是每天都忙翻天了)
而換藥前,必須先打止痛針,等藥效發作,才能慢慢拆紗布泡優碘水。
雖然有打止痛針,但是我爸還是得靠意志力在忍(沒打止痛真的會痛到昏過去)
現在還在觀察傷口,等完全不痛還要再做移植皮膚的手術。


照片是剛開始住院住兩人房時拍的,後來轉到四人房就不敢拿相機出來了。
人家住院拿相機東拍西拍好像很奇怪。
不過有時走到樓下買晚餐時,看到美麗的晚霞,又會很氣自己沒有帶相機在身邊,留住這一刻。



我衷心希望可以快點回到生活常軌。
這段時間P拔、peter都很累。
我沒辦法跟姊姊們解釋,我養狗如子,我一樣有小孩,所以必須回家照顧他生活起居。
所以總是拜託P拔在下班後開始來回60公里的路程,幫我帶Peter,讓他盡量有正常生活。
雖然他常常因為一個人晚上在家,而在等我回家做一堆壞事對我發脾氣
而幾次深夜趕回辦公室的P拔,有次因為精神不濟,開上對向車道,還好凌晨一點多又不是週休假日,沒有車,一切平安。(聽到他說,嚇壞我了)
還得屢次忍受我因為精神不佳,又被病人當出氣包,專挑我死穴下手的情緒爆發。
那些三更半夜接到我電話,一邊忍受我吐苦水,同時還幫我心靈開導的姊妹,辛苦你們了
至於我的朋友們,我也很想念你們~

全站熱搜

petermo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