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是在濃霧又下著大雨透過擋風玻璃看出去,
那樣地模糊不清 必須瞇著眼睛,很努力去集中雙眼視線的焦點,
但總是會有那擾人的雨刷刷過來刷過去地,讓人頭搖來晃去地想看清楚,還是只看到一片濃霧。

我隱約記得我想看清楚你的臉
我隱約記得你扶我上輪椅
我隱約記得你不知道要該怎麼處理我的IV是好,於是你跑去找護士
我隱約記得你小心翼翼地搬開輪椅的腳踏,輕柔地一隻一隻把我的腳放上去
我隱約記得你唸著我今天穿的涼鞋有點根,踏地會不舒服,要我小心
我隱約記得你帶我去上廁所,還記得要幫我在馬桶坐墊上撲滿滿的衛生紙
我隱約記得那衛生紙掉進馬桶,你很急,急著再鋪一次

我隱約記得你在我耳邊唸著,你看隔壁的老伯伯好孤單,一個人在醫院裡頭,失禁了沒人幫他,看到我這樣,你一直在想,是不是要生個小孩,老了還有人照顧
我隱約記得我那時好想回答你:如果生了小孩,到老他也不照顧我們,那不是很吃虧嗎?
可是我沒有辦法,我還找不回我的嘴巴、找不回我的手指、找不回我的意識。


我失去了我的自主,我想
我控制不了我的身體,雖然我問問題,我回答問題,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我在做什麼
記憶被深深砍了一刀,連結斷了,明明是昨天的事情,感覺過了好幾個月



是的,我出了車禍,上週五。
在上班途中。

送到醫院才8點20or30幾
可是等我真得清醒了,大概是晚上八九點吧
直到今天,我還是想不起來,我發生了什麼事,記憶像是電腦瞬間被切掉電源,連暫存檔都還來不做
中間的過程,都是P拔告訴我

我不記得是我打電話通知他說我出車禍
我不記得我跟警察談過話
我不記得我一直堅強到P拔出現醫院才「哇...」地哭出來
我不記得我跟醫生對答如流
我不記得我跟護士們說我可以自己躺到做MRI的床上
我不記得我重複問P拔問題,而且問題可以被整理成群組,結果群組被我問超過100次
我不記得有同事來看我(現在,我甚至覺得我當時根本沒有認出那是我同事,我不認得)

甚至不記得我出車禍
以為清醒過來的時候,應該是八月還是九月
也沒有時間的觀念

他說摩托車滑行出去10公尺遠吧
我是左側落地,再滾了幾圈,所以左邊受力大,傷得比較重
輕微腦震盪,左肩部挫傷,還好沒有骨折,也沒有內出血
安全帽保護了我

所以在經過六、日、一、頭暈想吐的恢復期
今天星期二深夜星期三凌晨,終於我可以自己慢慢地穿衣服,還刷洗了各半身澡
當然是在P拔的協助之下(天吶,不是擦澡的感覺真得好好喔!!)
我可以坐比較久,也第一次出門散步
雖然現在一個人出門散步,這個目標還是有一點點難
但算是恢復很快了吧,我想。


也許就像P拔說的
我還記得他
在我清醒或是不清醒時,我都記得他
而且傷得不重
即便因為我不記得事發經過而吃了虧 權益損失 被佔了便宜

但我們負擔得起 我們還擁有彼此 也深愛彼此
那就夠了

就當這兩天的大雨一樣
讓人停步 

雨停了 人沈澱了
空氣好清晰 又是一個新的開始吧




謝謝好朋友們的關心
謝謝你們。

petermo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